每日經濟新聞
深度

hk4px > 深度 > 正文

江蘇VS深圳,這場反轉大戲…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7-07 00:46:02

這一集的梗概是:深圳國資與蘇寧易購和平分手,“終究只是過客”;江蘇國資準備帶資進場,“誰家孩子誰來養”。實際上,作為這個經濟大省的“頭號”民企,蘇寧早已與江蘇和南京深度綁定。

每經記者 吳林靜    每經編輯 劉豔美

7月5日晚一紙公告,將《拯救蘇寧易購》這部大戲推進到了新的劇情。 

這一集的梗概是:深圳國資與蘇寧易購和平分手,“終究只是過客”;江蘇國資準備帶資進場,“誰家孩子誰來養”。

蘇寧易購的流動性相當緊張,早已不是祕密。今年上半年,上市公司股價、債券價格持續下跌,定增募資也被變更用來還債、補流……

一直“追劇”的觀眾應該還記得,今年2月底,蘇寧易購停牌宣佈引入國有戰略投資時,坊間猜測是南京國資或江蘇國資,沒想到復牌時,深圳國資站到了前台。

隨後的4個月時間,大家一直在等待深圳國資的盡調結果,沒想到劇情又反轉——深圳國資離去,江蘇國資牽頭組局,成立基金,拿出近120億,準備救蘇寧易購於水火之中。

從外界反應來看,市場仍然對蘇寧懷抱信心。7月6日復牌後,蘇寧易購開盤一字漲停。

實際上,作為這個經濟大省的“頭號”民企,蘇寧早已與江蘇和南京深度綁定。

“過客”

先看看前情提要。

今年上半年,蘇寧易購兩度停牌。

第一次是2月25日,公司停牌稱:擬籌劃本公司股份轉讓事宜。3月1日,公司復牌稱:23%的股份要轉讓給深國際及鯤鵬資本或其指定投資主體,也就是“深圳國資”。每股擬作價6.92元,轉讓總價約148.17億元。

説好的南京國資和江蘇國資呢,怎麼突然冒出一匹黑馬?好在市場買單,復牌當日,股價漲停。

第二次是6月16日,公司停牌稱:正在籌劃涉及公司股份轉讓的重大事項。7月6日復牌時,“新新零售基金二期”空降而來,擬受讓16.96%的股份,每股擬作價降至5.59元。以此推算,轉讓總價約為88.27億元。

圖片來源:蘇寧易購公告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深圳國資退出收購了呢?

單看股價,蘇寧易購3月1日復牌以來一路走低,從8.22元/股到5.93元/股,早就跌破6.92元/股的定價。

再看公告:

圖片來源:蘇寧易購公告截圖

雖然盡調進展未對外披露,但公告裏的一些蛛絲馬跡,似乎透出深圳國資退出的一些端倪。

憶當初,牽手深圳國資時,蘇寧易購提及物流合作:深國際、鯤鵬資本作為產業投資人,與其他相關方共同圍繞商品供應鏈、電商、科技、物流、免税業務等領域,對公司進行綜合賦能。

如今分手,蘇寧易購表示,公司與深國際將繼續依託各自優勢,加強在物流基礎設施、綜合物流服務業務等方面的合作,有效提升雙方的資產、業務運營效率。深圳國際在終止公告裏只留下一句:“繼續探索在物流業務領域合作的機會”。

圖片來源:深圳國際公告截圖

抱拳微笑,互道珍重,後會有期。

120億

物流合作的故事告一段落,在深圳國資盡調的這4個月裏,江蘇國資和南京國資的計劃一直在進行中。

圖片來源:張韻 攝

2月底,市場傳言,張近東將出售部分股權,交易方可能來自江蘇國企等組成的財團。5月6日,傳聞中的“財團”現身,江蘇省國資、南京市國資與蘇寧簽署了組建新零售發展基金的框架協議,基金總規模200億元,將以“市場化、法治化”為原則,用於投資蘇寧優質資產與優質業務等。

6月2日,蘇寧易購公告透露,江蘇新新零售創新基金(有限合夥)將拿出31.824億元,受讓蘇寧易購5.59%股份,每股作價6.12元。這筆資金指定用於為蘇寧電器集團提供流動性支持。

公告披露,江蘇新新零售創新基金(有限合夥)的合夥人為四家江蘇國企,包括江蘇省國信集團有限公司、江蘇交通控股有限公司、江蘇省農墾集團有限公司、江蘇高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其中,江蘇高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由江蘇高科技投資集團有限公司100%持股,江蘇高科技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由江蘇省人民政府100%持股。 

31.824億元堪稱“及時雨”。6月2日才籤《股份轉讓協議》,6月4日完成過户登記手續,6月17日張近東10億股辦完質押手續。不出意外,6月19日,蘇寧電器集團就拿到了這筆救急資金。

7月6日,又出現一支基金:新新零售基金二期。按照協議,新新零售基金二期將以每股5.59元的價格,受讓蘇寧易購16.96%的股份,交易總額約88億元。

 公告披露,新新零售基金二期是由南京新興零售發展基金(有限合夥)、華泰證券(上海)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杭州阿里媽媽軟件服務有限公司以及海爾、美的、TCL、小米等產業投資人作為有限合夥人出資組建的聯合體。

其中,南京新興零售發展基金(有限合夥)系合夥企業,普通合夥人為南京觀有股權投資有限公司,這是一家江蘇蘇美達資本控股有限公司的控股子公司,江蘇省人民政府控制的江蘇省農墾集團有限公司及江蘇雲杉資本管理有限公司分別持有江蘇蘇美達資本控股有限公司35%、20%的股權。 

16.96%的股權交易,還需等待深交所的合規性確認,並辦理過户登記手續。若一切塵埃落定,江蘇國資此番為蘇寧易購共計輸血約120億元。

綁定 

常年“霸榜”江蘇民企頭把交椅的蘇寧,獲得了當地國資的加持。“意料之中,江蘇、南京是蘇寧的‘大本營’嘛”,對企業稍有了解的網友都會這樣評價。

公司經營層面,江蘇被劃入“華東一區”,主營收入華東一區能貢獻三成左右;蘇寧易購零售雲加盟店,華東一區基數最高,增速也最大。年報顯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蘇寧易購擁有4.5萬名員工,相當大一部分崗位在江蘇省內。

關於蘇寧名字的由來,坊間有兩種説法,一種是“蘇”取自江蘇的簡稱,“寧”取自南京的簡稱;另一種説法是張近東創建“蘇寧交家電公司”時,公司最初坐落在南京的江蘇路與寧海路交叉口。

無論哪種説法,蘇寧都與南京密不可分,也與江蘇關係密切。南京有條“蘇寧大道”,還有一個地鐵站被命名為“徐莊·蘇寧總部”,蘇寧冠名贊助江蘇的足球俱樂部,張近東是南京市工商聯主席……正如張近東所説,“企業小了是個人的,大了就是社會的、國家的”。

2018年,南京市政府就與蘇寧集團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共同推動高水平融合發展;去年底,時任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再次來到蘇寧總部,瞭解企業在2020年發展情況以及“十四五”期間規劃佈局。

城叔發現,蘇寧易購作為江蘇本土企業,還滲透到了江蘇的各項事業中。 

江蘇省打造現代商貿流通體系,今年3月,江蘇省商務廳、南京市商務局與蘇寧易購集團簽署合作協議,圍繞數字新商業、促進新消費、跨境新模式、農村新電商、便民新服務等“五新”領域,明確了20個重點事項共同推進、深化合作。江蘇省商務廳廳長趙建軍對蘇寧易購集團長期以來為江蘇商貿流通發展作出的貢獻給予了高度評價。 

今年5月,新零售發展基金框架協議簽訂時,江蘇方面希望實現國資、民資資源互補、合作共贏,促進現代商貿流通體系持續快速發展。

江蘇省是家電製造和消費大省,想要推動廢舊家電回收體系的完善,去年7月,江蘇省發展改革委副主任祁彪到蘇寧易購調研,把蘇寧作為了家電回收處理領域的重點調研企業。 

江蘇省的糧食和物資儲備事業也和蘇寧有關。去年8月,江蘇省糧食和物資儲備局局長夏春勝到蘇寧座談交流,並簽署戰略合作協議,邀請企業建立健全高效物資儲備體系。

蘇寧與地方的關係,比想象中更交織。此番江蘇國資、南京國資站出來輸血救急,短期希望能夠穩定企業經營,長期希望產業協同和資源賦能,無論如何,這家民營企業將與地方“綁定”得更深。 

很少有人注意到,地方還有“組合拳”。公告最後提及,江蘇省、南京市人民政府將充分發揮聯合授信機制的積極效應,為蘇寧易購提供緊急授信,並根據業務發展需要及時、足額恢復授信至正常經營時的合理水平,促進企業經營活動恢復良性循環。

封面圖片來源:攝圖網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