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經濟新聞
頭條

hk4px > 頭條 > 正文

威創股份“幼教王國”光環褪色調查:兩子公司淨利潤“跳崖式”下滑、凱瑞聯盟深陷閉店“魔咒”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5-18 19:29:13

◎儘管威創股份對凱瑞聯盟依舊是“信心滿滿”,並把業績下滑原因歸咎於疫情,但另一方面,不少凱瑞聯盟的加盟商卻早在疫情之前就選擇結束經營,並與凱瑞聯盟產生糾紛。啓信寶等公開信息顯示,在凱瑞聯盟涉訴的案由中,特許經營合同糾紛位列第一。

◎加盟商訴訟、虧損之下,也帶來了閉店及“跑路”問題。記者發現,“芝麻街英語”從2019年開始,就在全國多地多次爆出關店事件。進入2020年,“芝麻街英語”北京多個門店關閉、家長退費難的新聞也不時出現。

每經記者 陳鵬麗  宋可嘉    每經編輯 張海妮    

艱難地邁過了2020年後,威創股份(002308,SZ)並沒有迎來更好的2021年。

日前,威創股份正在陸續清算旗下部分教育產業投資基金,這並不是一個好苗頭。今年一季度,威創股份的營業收入雖然同比增長了61.94%,但淨利潤卻同比大幅下滑174.25%,由盈轉虧。而在剛過去的2020年,威創股份之所以能扭虧為盈,靠的也是賣資產。一切都顯示,威創股份之前精心打造的“幼教王國”已大不如前。

2020年,威創股份有三家幼教子公司未能完成業績承諾,分別是內蒙古鼎奇幼教科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鼎奇幼教)、北京凱瑞聯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凱瑞聯盟)及廣東陽光視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陽光視界)。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其中鼎奇幼教和凱瑞聯盟去年的業績出現斷崖式下滑,由盈轉虧。鼎奇幼教的營業收入從2019年的3317.9萬元驟降至2020年的220.4萬元;同期,淨利潤也從盈利約1600萬元“跳崖”式下滑到-669.7萬元;2020年,凱瑞聯盟的淨利潤也從2019年的6599.67萬元下滑至-3714.55萬元。

鼎奇幼教和凱瑞聯盟在2020年均未能完成業績承諾,但威創股份卻對業績承諾方給予了“無限的寬容”。上市公司同意,以2165萬元將鼎奇幼教30%股權轉回給原股東;同時將凱瑞聯盟的業績承諾期拉長至2024年。如果到2027年凱瑞聯盟還未能實現首次公開發行,上市公司有權要求凱瑞聯盟回購公司所持凱瑞聯盟股權。這一系列操作令人費解。

威創股份留給市場的疑問還有很多,包括:鼎奇幼教和凱瑞聯盟到底怎麼了,鼎奇幼教為何去年業績虧損卻未做商譽減值準備計提,這兩家幼教子公司還有“翻身”的機會嗎?

子公司業績“跳崖式”下滑,公司變更業績承諾

威創股份一度大舉向幼教領域轉型。2015年到2018年,公司投資併購的幼教標的達12家。在高峯時期,威創股份旗下的4個教育品牌共向超過5500家幼兒園提供服務,威創股份也由此成為A股幼教領域的領頭公司之一。

2017年7月,威創股份以1.06億元收購鼎奇幼教70%股權。當時公司披露,“鼎奇”品牌成立於2003年,而鼎奇幼教這個標的公司成立於2008年。據稱,“鼎奇”品牌在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已經形成高端品牌效應,旗下有10所託管加盟園、3所合作園和4所品牌加盟園。“鼎奇”的幼兒園平均收費是每人每月2000元。

記者獲悉,2016年鼎奇幼教的營業收入僅7.5萬元。在股權賣給威創股份之時,2017年上半年,鼎奇幼教的營業收入僅9萬元,淨利潤是-11.8萬元。而到了2017年結束,威創股份稱,鼎奇幼教合併報表(2017年11月1日為合併日)的營業收入高達524.92萬元,淨利潤是330.06萬元。不難看出,鼎奇幼教原本是一家沒有太多實際業務的“殼”,原股東方將“鼎奇”品牌幼兒園資產逐漸“裝到”鼎奇幼教,讓鼎奇幼教在被上市公司收購時,營收與淨利潤大幅躍進。

2018年至2020年是鼎奇幼教的業績承諾期。原股東翟乾宇、董志宏等五人承諾,鼎奇幼教在業績承諾期內實現利潤總額不低於1400萬元、1680萬元及2016萬元。根據威創股份歷年年報,鼎奇幼教2018年至2020年營收收入分別為3024.07萬元、3317.9萬元和220.4萬元;淨利潤分別為1254.8萬元、1599.7萬元及-669.7萬元。

 

2020年,鼎奇幼教的營收同比下滑93.36%,收入規模已經萎縮至不及2018年的1/10。威創股份對此的解釋是,《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學前教育深化改革規範發展的若干意見》、《內蒙古自治區城鎮小區配套幼兒園治理工作實施方案》等政策發佈以來,內蒙古大量小區配套園所被普惠,導致鼎奇幼教的收入下滑。此外,在2020年疫情影響下,鼎奇幼教旗下幼兒園均未能如期開園也導致鼎奇幼教2020年未能完成業績承諾。

凱瑞聯盟則是威創股份的參股幼教子公司。2018年5月威創股份以2.63億元收購其35%股權。儘管只是參股35%,但威創股份當時明確稱,這項投資不是財務投資,而是“公司佈局成長領域的重大戰略部署”。

凱瑞聯盟原股東王林、曹青承諾2018年至2020年凱瑞聯盟將實現淨利潤分別不低於5000萬元、6100萬元和7400萬元。在業績承諾期內,凱瑞聯盟實際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14431.9萬元、16072.4萬元和3141.3萬元;分別實現歸母淨利潤5898.4萬元、6599.67萬元和-3714.55萬元。2020年凱瑞聯盟的營收規模同比下降超過80%,淨利潤也大幅跳水。

 

威創股份對此解釋稱,受疫情影響,凱瑞聯盟的主營業務在去年第一、二季度處於停滯狀態,第三季度才開始逐步復課。

對於鼎奇幼教和凱瑞聯盟2020年業績大“變臉”除了疫情與政策原因外,是否還存在其他原因,記者多次致電威創股份董祕辦,並按照要求發去採訪郵件。但截至發稿,記者尚未收到公司回覆。

今年3月末,威創股份宣佈擬變更鼎奇幼教、凱瑞聯盟的業績承諾內容,原有業績約定條款不再繼續履行。威創股份擬以2165萬元將鼎奇幼教30%股權轉回原股東方;同時,凱瑞聯盟的業績承諾期被拉長,威創股份稱給予其業績恢復期。凱瑞聯盟將積極上市,如果2027年6月底凱瑞聯盟都未能實現IPO,則威創股份有權要求凱瑞聯盟回購公司所持股權。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鼎奇幼教30%股權2165萬元的回購價格,相對於威創股份2017年的買入對價來説,是“廉價”轉讓。同時,威創股份還“極大度”地願意將凱瑞聯盟的業績承諾期延長至2024年,這背後的原因是什麼,此舉真的沒有侵害公司股東權益嗎?

對此,威創股份曾在4月初回復深交所問詢函中提到,鼎奇幼教的業績承諾補充協議既着眼於化解因政策變化及突發疫情對公司未來的影響,以充分保障上市公司及中小股東的權益,又通過保留在鼎奇幼教擁有的部分股權,作為股東助力鼎奇幼教發展的同時,還可以分享鼎奇幼教將來的發展紅利,因此是合理的、恰當的。對於凱瑞聯盟,威創股份則稱“未來具有一定的盈利能力。”

起底凱瑞聯盟:閉店、虧損......全是疫情的“鍋”?

儘管威創股份對凱瑞聯盟依舊是“信心滿滿”,並把業績下滑原因歸咎於疫情,但另一方面,不少凱瑞聯盟的加盟商卻早在疫情之前就選擇結束經營,並與凱瑞聯盟產生糾紛。啓信寶等公開信息顯示,在凱瑞聯盟涉訴的案由中,特許經營合同糾紛位列第一。

而作為一家成立於2013年,主要運營“芝麻街英語”品牌的少兒英語培訓業務公司,凱瑞聯盟的核心業務正是加盟。

威創股份在2018年收購凱瑞聯盟部分股權時也曾公告表示,凱瑞聯盟主要以加盟業務為主。威創股份在當時指出,凱瑞聯盟存在“加盟校數量較多、直營校發展不足”的情況,該階段凱瑞聯盟各項經營的穩步提升依賴於優質加盟商的不斷加入。

“獲取教育市場的‘入場券’就在芝麻街英語加盟”、“少兒英語培訓加盟為什麼推薦芝麻街英語?”.......在2018年、2019年的業績承諾期中,凱瑞聯盟也在大力進行加盟招商宣傳。在其官方網站上,專門設有品牌加盟一大子欄目,2018年至2019年,大量關於品牌加盟的文章被髮布。

但火熱招商宣傳背後,則是不斷產生的訴訟糾紛和關店潮新聞。其中,訴訟方面,在不少加盟商欲解除與凱瑞聯盟協議背後,是加盟虧損。一名2014年就入局的凱瑞聯盟前加盟商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凱瑞聯盟在早期從事加盟活動時,並不存在加盟資質,並稱因為凱瑞聯盟沒有成熟的經營模式和經驗,導致加盟商在市場競爭中無法滿足招生數量,無法盈利。

記者注意到,2016年,北京市商務委員會曾公佈關於對凱瑞聯盟違反《商業特許經營管理條例》作出行政處罰的公告。公告顯示,當事人因從事商業特許經營活動時未擁有2個直營店的行為,違反了《商業特許經營管理條例》第七條第二款“特許人從事特許經營活動應當擁有至少2個直營店,並且經營時間超過1年”的規定,市商務委依法對當事人作出“沒收違法所得並處以罰款”的行政處罰。

圖片來源:裁判文書網截圖

儘管早期曾不滿足《商業特許經營管理條例》規定內容,並一度在2017年2月27日被撤銷了商業特許經營備案,直至2017年5月才恢復備案,但在威創股份2018年披露的公告中,凱瑞聯盟截至2017年12月31日,旗下共擁有直營店6家、簽約加盟校348家。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一位“芝麻街英語”中國總部招商顧問處獲得的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芝麻街英語”在中國已授權超過400家中心。

不過,據商務部業務系統披露,2021年5月13日更新的數據顯示,凱瑞聯盟在全國僅有301家加盟店。加盟店數量下降的原因是什麼?《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曾前往凱瑞聯盟北京辦公室試圖就凱瑞聯盟業績情況當面採訪公司,但接待的工作人員表示,目前相關領導都在出差中。記者隨後向該工作人員遞交了採訪函,但截至發稿尚未得到回覆。

記者也就上述問題與威創股份取得聯繫,但截至發稿也未收到回覆。

走訪“芝麻街英語”北京門店:要麼大門緊閉,要麼門店冷清

加盟商訴訟、虧損之下,也帶來了閉店及“跑路”問題。記者發現,“芝麻街英語”從2019年開始,就在全國多地多次爆出關店事件。進入2020年,“芝麻街英語”北京多個門店關閉、家長退費難的新聞也不時出現。

今年4月23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別走訪了芝麻街英語(國奧村中心校區)、芝麻街英語(清河嘉園中心校區)、芝麻街英語(悠唐購物中心校區)以及芝麻街英語(東直門校區)。

其中,芝麻街英語(國奧村中心校區)藏身於北京國奧村的一棟樓內。

4月23日,芝麻街英語(國奧村中心校區)。圖片來源:實習生 楊煜 攝 

樓外雖然還懸掛着“芝麻街英語”的招牌,但二樓已經難尋“芝麻街英語”的身影。“芝麻街英語”所處的門店也大門緊閉,只有一些零碎的品牌標識和牆上貼着的芝麻街英語的經典卡通形象顯示,説明芝麻街英語曾經在這裏存在。

4月23日,芝麻街英語(國奧村中心校區)。圖片來源:實習生 楊煜 攝 

附近一位商鋪的人士告訴記者,“這家芝麻街英語應該是搬走了”。不過,記者注意到,去年4月,北京新聞廣播就曾報道過芝麻街英語國奧村中心校區。有家長向媒體爆料稱,疫情期間該店未開網課。北京新聞廣播還了解到,該校區員工也沒有拿到工資,校方資金也斷裂了。

隨後,記者在芝麻街英語(悠唐購物中心校區)也發現了同樣的情況,緊閉的大門上還張貼着一份今年春節前的通知,上面寫着“根據北京市最新通知,本週六(1月23日)起所有機構停止線下培訓。芝麻街英語即日起停課,暫定2021年2月24日復工,學員3月2日恢復線下課程。如有變化另行通知。”不過記者4月23日到達該店時發現,芝麻街線下課程未見恢復。

4月23日,芝麻街英語(悠唐購物中心校區)的通知。圖片來源:實習生 楊煜 攝 

來自“領導留言板”官網的一則市民投訴也證實了該校區春節後一直處於停課中。一位市民在給北京市相關領導的投訴留言中表示,“報的芝麻街英語,目前還有剩餘課時,因為疫情以及各種因素,校區一直停課至今,也沒有任何線上課程安排......給校區反映申請退費,老師及校區一直以各種理由搪塞,拒不退費”。

芝麻街英語(東直門校區)的情況也差不多。記者實地探訪發現,東直門校區的大門也緊閉。玻璃門上張貼的春節前停課通知稱,具體線下教育培訓的恢復時間等待市裏通知。據銀座百貨商場的相關人員透露,這家門店之前就因為疫情一直沒有營業,“下週一(4月26日)會來人,營不營業不知道”。

4月23日,芝麻街英語(東直門校區)的通知。圖片來源:實習生 楊煜 攝 

在記者走訪的4家門店中,只有清河嘉園中心校區尚在正常營業狀態,不過門面十分冷清,裏面沒有學生上課,只有三名店員。記者嘗試以家長身份向店員諮詢課程信息,店員的回覆是:這裏一週兩次課,有中教也有外教,體驗課程可以安排在週中或週末,線上線下均可。其他信息就需要帶孩子過來才能詳談。

翻身的機率有多大?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留意到,威創股份收購鼎奇幼教是屬於高溢價收購,收購對價是1.06億元,形成商譽金額高達1.02億元。

不過奇怪的是,2019年在鼎奇幼教超額完成業績目標的情況下,威創股份仍對其計提商譽減值損失8173.27萬元。而在2020年,鼎奇幼教未能完成承諾業績,且淨利潤也為負數,威創股份卻未對其剩餘商譽進行減值準備計提。

對此,截至發稿,記者未能從威創股份方面獲得解釋。

記者還注意到,作為貴族幼兒園,鼎奇幼教在內蒙古的昭君園去年9月曾發生過虐童事件。根據呼和浩特市公安局新城區分局當時的警情通報,鼎奇幼兒園昭君園家長報警,稱在孩子身上發現疑似針眼。三名在園老師涉嫌虐待被監護人、看護人罪,被公安局刑事拘留,案件正在偵查。

同一天,鼎奇幼教在其認證微博上發表一則《鼎奇聲明》稱,鼎奇幼教的加盟園昭君幼兒園部分家長向公安機關報警,反映懷疑其孩子在幼兒園內受到傷害,“我們深表歉意!”“如有幼兒園應承擔的責任,我們絕不推脱。對於個別人士涉嫌誣告、陷害的行為,幼兒園也會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而當時威創股份的董祕辦人士在接受新京報貝殼財經採訪時卻否認稱,目前昭君幼兒園的加盟協議已經結束,昭君園已經不再納入鼎奇幼教的報表範圍。

這並不是威創股份旗下的幼兒園第一次出現類似事件。2018年7月至10月間,天津市濱海新區金色搖籃東城幼兒園被爆多名老師在監護兒童期間,多次採用針扎等手段,虐待兒童。這些案例都側面暴露了威創股份旗下幼兒園的管理問題。 

記者就目前鼎奇幼教旗下尚有多少家幼兒園等問題聯繫威創股份,上市公司一直未給予迴應。

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國家明確提出,我國學前教育普惠園率要達到80%,公辦園率要達到50%。“去年我國學前教育的普惠園率是84.74%。因此這種政策導向是非常明確的。一方面,國家希望所有民辦的幼兒園去辦普惠幼兒園,第二,營利性幼兒園的比例受限。這對於那些以民辦幼兒園作為上市公司主要資產的公司來説,肯定是受影響最大的。”熊丙奇説。

熊丙奇還提到,國家目前也已經明確,校外培訓機構不能對6歲以下兒童進行小學學科知識教育,“只不過之前執法沒那麼嚴格。接下來隨着國家整治校外培訓機構,真正減輕學生的學業負擔,可能會明確對校外培訓機構進行的學科知識教育實行嚴格禁止和限制。以學科制教育,包括英語教育為主要業務的培訓機構,將面臨必須轉型(的挑戰)”。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根據芝麻街英語官網,其素質課程產品面對的正是3~12歲兒童。今年2月4日,教育部網站公佈教育部黨組書記、部長陳寶生在2021年全國教育工作會議上的講話。陳寶生提到,2021年要大力度治理整頓校外培訓機構,減輕學生和家庭負擔。如此一來,凱瑞聯盟未來的不確定性也在增加。

“校外培訓機構,包括面向幼兒的早教培訓機構,2020年它們受到影響最大的因素肯定是疫情。疫情之下,這些線下機構是不能營業的。但今年乃至未來,對早教培訓機構影響更長遠的是規範早教機構培訓內容的政策。”熊丙奇表示。(實習生楊煜對此文亦有貢獻 )


相關鏈接:從“瘋狂併購”到“努力收縮” 威創股份的幼教業務何去何從?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實時查詢

如需轉載請與《每日經濟新聞》報社聯繫。
未經《每日經濟新聞》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60900099轉688
讀者熱線:4008890008

特別提醒:如果我們使用了您的圖片,請作者與本站聯繫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現在本站,可聯繫我們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威創股份 閉店魔咒 芝麻街英語 鼎奇幼教 凱瑞聯盟 虐童 幼教王國光環褪色

歡迎關注每日經濟新聞APP

233

0